非洲很穷?见过这样的火车之后,我承认是我穷

非洲很穷?见过这样的火车之后,我承认是我穷

时间:2020-03-26 11:22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在南非旅行,

当车子沿着远方变形的地理棱线前行,

看一幕又一幕风景消失在背后,

进入全新的境地。

在途中听不同的人讲述不同的故事。

这……是深入南非旅行的一种方式。

现在,越来越多的旅行者

更享受沉浸式的旅行方式,

这次老游带你走一趟

完全不同的深入南非旅行。

维多利亚时代的蒸汽火车——非洲之傲

列车成立于1986 年,列车的每一节车厢都是从世界各地收集而来,有些车厢已有150 多年历史,经过重新装饰,变成了维多利亚风格的流动五星级酒店。透过非洲之傲的车窗,目光在一望无际的非洲狂野驰骋,心情却回归到昔日贵族的生活场景中。

在南非的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车站,见到了非洲之傲的创始人沃斯(Rohan Vos)先生。“欢迎乘坐‘ 非洲之傲 ’列车, 我敢保证这是一次 与众不同的旅行 !”

从 1986 年 非洲之傲路线 开通 以来,每次旅途开始,沃斯先生都会从开普敦赶过来,与每位旅客握手,并致欢迎辞,宣读乘客名单和安全须知。据说他是火车车厢和蒸汽机头的收藏家。会把收集来的火车车厢改造成维多利亚风格的房间,连接起来,为了实现当初一家人坐火车游览非洲的梦想。如今这列火车成为驰骋非洲大地的流动五星级酒店。

走进车厢,如同时光机,穿梭到昔日贵族生活场景中。

观察着这个所谓全球火车面积最大的房间。室内是暗红色的仿红木,脚下是木地板,房间有供暖设备。偌大的床挨着窗,床上铺着一层古典花纹的床罩,旁边是一张小桌和沙发。

打开窗,一阵花的清香扑面而来。从未见过如此大面积的马蹄莲,在非洲的旷野怒放。火车快速前进,花海却更强烈地奔入车窗,绵延不绝,欣欣向阳。坠入梦幻的紫色中,非洲之傲给人们的就是这样浪漫的开端。车厢的观景台是一节装有落地玻璃窗的古典车厢,休息厅里有一个吧台,服务生随候随侍。推开尾部的落地玻璃门,瞬间便置于南非自然间。这列火车,此时正以60-80 公里/ 小时的速度南下,你在持续向前,世界飞速退后。仿佛戴上了非洲之傲特制的风镜,安静观察着这个世界。

云中漫步——大康斯坦夏葡萄酒庄园

来到大康斯坦夏葡萄酒庄园——南非最古老的葡萄酒庄园,距今已有300 多年历史。它背靠桌山南麓,面向福尔斯湾,日照充足,雨量丰沛,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和气候条件。这里也是南非好望角地区 历史最为悠久的葡萄园汇集地 。有人开玩笑说,南非的风景虽然美得惊人,但与这里的美食和美酒相比,一切风景皆成陪衬。

南非有300 多年的葡萄酒酿酒历史,1652 年,荷兰人率先登陆这片土地,他们认为这里的气候和土壤十分适合葡萄种植,因此创建了第一个葡萄园,开创了南非的葡萄酒酿造历史。而这次去到的康斯坦夏葡萄园最早是由时任南非开普敦总督的荷兰人西蒙·范德斯代尔(Simon van der Stel)于1685 年开垦的。经过数百年的种植及酝酿工艺传承,才有了今日被誉为“葡萄酒王国里的新世界的代表”——著名的 南非康斯坦夏(Constantia)甜酒 。

当车子驶进酒庄大门,驰骋在林荫浓密的苍柏小径上时,远远便望见一大片葡萄园在阳光下蔓延开来,静谧如时光之谜,行进在葡萄园里,眼前的景致完全超出了预期:漫山遍野的连绵起伏的葡萄园都被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颜色。在这样的园子里,唯一能做的便是举手缴械,向着优美的大自然投降,将自己完全放空,在日光下小饮,远眺海湾,尽情享受风中飘散的香气。那饱蘸阳光的酒,被一口口饮下,最终 成为了身体和生命记忆中不可分离的部分 。

最后,迎来了著名的甜葡萄酒Vin de Constance。带领品酒的酒庄主人表情郑重地为大家倒酒,一边讲述着酿造美酒的过程:葡萄在采摘前会留在葡萄藤上,直至成熟得像葡萄干,甜度堪比蜂蜜;经过手工采摘之后,又会进行数天的带皮浸渍,为汁液带来漂亮的金黄色,然后才会进入压榨和酿造的程序;最终 要经过两年的法国橡木桶陈放和三年的瓶储期之后 ,才会变成杯中的滋味与模样。不得不说,金黄如琥珀,这真是最美妙的葡萄甜酒不为过了。

阔境人生,大者之道。在幻化的风景中,去探索、去体验别处的风景。

跟着老游,在南非探索不一样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