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带有黑色幽默的讽刺电影,《纳妾》终归是

一部带有黑色幽默的讽刺电影,《纳妾》终归是

时间:2020-03-24 00:34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 纳妾 》是马军穰导演, 葛优 、 傅彪 、 陶虹 等主演的电影,是由电视剧《 离婚 》剪切而成的一部电影。

老舍写的经典作品,看完很感叹,半个多世纪甚至快一个世纪过去了,我们的生活还是那个操行。

从结局开始说,李先生在斜阳中带着乡土味十足的老婆,带着一双调皮的儿女踏上了归程,应该是再也不会踏入北京城了。北京哪有那么好混的,其实,北京,哪有那么多人想混的?思想单纯的人是没有那么多心眼能在北京城玩花样的,也没有那个想法在复杂中累着自己的,老李就是。

这个从乡下爬到衙门的小科员,在哪里都是谨慎着,从来不迟到早退,在同事之间也是小心应付,中规中矩,科室的工作应该是清闲到了无聊的程度了:永远神出鬼没的小赵,永远在连毛笔字的老于,永远在打太极的老吴,还有一个永远在做媒的张先生。而李先生每天似乎最大的任务是等待,等待下班,等待以老赵为首的同事的调戏。

从来不旷工的老李请了五天假回乡下接家眷,他还是有一点点奢望想在北京城安顿下来的,但是城乡之间的隔阂在自己老婆的身上体现得这样明显:不会打扮不会交际,出门永远是那身老蓝色的抹布长裙,对孩子也是不分场合的一顿乱揍。同事也是一副揶揄看笑话的表情: 明显是看他们家笑话地把所有人弄去吃西餐,老婆更是笑话百出。

相比之下,寡妇房东则更加完美得不得了:长得漂亮不说,会收拾,会打扮,说话永远是小小声的温温柔柔的,对人体贴~~~简直完美了。暗生情愫当然是理所当然的,而小寡妇荡漾的春心更是润滑剂一样,在那个晚上,大家都心知肚明了,但是就在我们都以为老李最终也会纳妾的时候,事情出现了变化:寡妇房东不是寡妇,丈夫没有死而是跟着另外一个女人跑了,现在回来了。当初说好的老李上去和他打一仗的事情没有出现,等来的是小寡妇敲响了老李的房门,麻烦他尽早搬走。

应该说,小寡妇和老李只是相互需要而已,双方都是缺失的补偿而已。当其中一方开始转向,这种关系势必只能停止,而小寡妇那边,丈夫的回位是更好的状况:毕竟在北京有自己的房子,毕竟当初离开娘家是为了那个负心汉的,女人对自己的感情总会觉得当初才是最美好的,年轻的时候有胆量跑出家门,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反而变得越来越胆小害怕,害怕经历改变,甚至害怕一成不变会突然变得有些涟漪。所以,凑活往往被认为是最后的最安全的选择。

在《纳妾》这部戏里, 也能从布鞋垫里拧出人性的香味来,人的真善被混世浊风覆盖得太深。老李带着乡妻儿女归回故里,他避开熏嚣的诱惑,息心息灾。

然而一旦选择了净路,试探反而更汹涌地来。孩子问老李:我们以后还会回北平吗?老李没有回答。谁敢保证当初的决心呢?

老李的同事做了可怕的预言:他会回来的。他舍得科员吗。他舍得北平吗。

最终回不回,没有揭晓,姑且往朴实纯洁的方向去设想吧。

最后说些题外话:

对于北京上海广州这样的大城市,不是都到过,不是对它们每一处都烂熟于心,但总觉得它们不该是现在的样子。最初可惊破梅蕊的风土人情,已摧残零落,只在骚客墨宝里拾得昔颜二三,然而那种相逢重遇的心情,如获至宝。

老舍笔下的北京才像北京,张爱玲笔下的上海才像上海,梁凤莲笔下的广州才像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