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制片人李思文:我们要把网络电影做到豆瓣

专访制片人李思文:我们要把网络电影做到豆瓣

时间:2020-03-26 11:30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明朝那些事儿》中有一段真实发生的故事,在明朝中国沿海诸省深受倭寇袭扰,老百姓苦不堪言。

为了对付这些穷凶极恶的倭寇,官府从少林寺请来了一批武僧,这批武僧对明朝的“抗倭”事业做出了突出贡献。

《少林寺十八罗汉》的主人公同样是奉旨抗倭的少林武僧,这部由谢苗主演、张著麟、李希杰联合执导,李思文担任总制片人的《少林寺十八罗汉》仅用9天分账票房就达千万,在爱奇艺上线当日便位居分账票房榜第一。

《少林寺十八罗汉》是奇树有鱼与河南少林无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共同打造的“少林系列”的第一部,接下来两部分别是《少林降魔》《少林小子》。在未来的5年内,奇树有鱼计划拍摄15部少林题材网络电影,打造一个少林系列。

“少林文化”一直在中华文明中处于重要位置,乃至在国外,它依然具有影响力。“少林功夫”更是中国功夫片中不可缺少的存在,以它为题材的影视作品络绎不绝。刘家辉的《少林三十六房》更是将“少林功夫”推至巅峰,就连好莱坞著名导演昆汀.塔伦蒂诺都喜爱非常,更说明“少林文化”跨越国界的吸引力。

用总制片人李思文的话讲,《少林寺十八罗汉》不单单是一部武功片,它传递的更多是背后的正能量价值观,这也是奇树有鱼一直以来秉承的创作理念。

现如今,网络电影已经渐渐走向正规化、精品化,逐渐摘掉过去“粗制滥造”的标签。在经历过野蛮生长阶段的网络电影,如何在内容生产以及吸引用户上突破自己?疫情之下,网络电影又面临着什么样的机遇与挑战。

带着这些问题,导演帮采访了《少林寺十八罗汉》的总制片人李思文,并请他谈一谈为何要打造这样一个“少林系列”,以及从他自己的角度于目前网络电影生态的进行深入解读。

打造少林系列,传递正能量

导演帮:请您谈一下奇树有鱼为什么要打造“少林系列”,想通过这个题材表达什么?

李思文 :奇树有鱼打造“少林系列”有三方面原因。

第一,在网络电影市场里,中国传统文化题材项目比较受市场欢迎,包括像“西游记”、“封神演义”等题材。当时我们考虑哪些文化中在中国观众里受欢迎,就考虑到了受众面大、认知度高的少林题材。

第二,我们在创作影视内容的时候,一直都在倡导积极正面的价值观。少林精神、少林文化都在传达正能量。我们开发这种正能量的内容,也符合现在做影视创作的趋势和规律。

第三,不论是少林功夫还是少林禅宗,还是有着少林元素的历史事件或传奇故事,都是比较好的故事开发素材。

导演帮:除了《少林寺十八罗汉》,“少林系列”的其他项目处于什么阶段?

李思文 :《少林降魔》在4月底做完,预计暑期上线;《少林小子》本来计划在春节后开机,因为疫情的原因,要等到5月份启动。

导演帮:像“少林”题材,我们知道李连杰就是靠《少林寺》走向全世界,但那时候它火是因为国人文娱生活很匮乏,现在大家有很多选择,如何才能保证这种题材会受到年轻人喜欢?

李思文 :我们根据不同的观众、不同的喜好,在题材的选择上有多个维度,选题也符合少林文化。

我们希望通过少林题材传达的价值观跟年轻人的价值观更吻合一些,做每一个项目的时候会考虑观众对于作品的预期。现在年轻人喜欢的内容,包括热门的影视作品,或者热门的短视频内容,我们在开发的时候都会考虑到。

在气质上,我们考虑传达的故事内容是不是用年轻人思维进行思考。在形象上,我们也希望跟以往少林形象相比较有所创新,适当加入一些新元素以便进行一些新的探索,从多个维度触及年轻人,并且把少林文化传达给更多的年轻人。

导演帮:为什么选择《少林寺十八罗汉》作为“少林系列”第一个故事?

李思文 :选择《少林寺十八罗汉》作为第一个故事,主要考虑了少林题材在原本影视用户当中的心理预期。像《少林寺十八罗汉》是相对传统的功夫片,里面承载着少林的家国情怀;《少林降魔》是偏魔幻的设计,主要考虑年轻观众;《少林小子》则是青少年题材,针对年纪更小的观众。

最终我们选择一个跟传统题材更相近的题材,少林寺方面也希望先在年轻群体中推出这样的作品,所以就先做了《少林寺十八罗汉》。

导演帮:《少林寺十八罗汉》在服化道、动作戏编排上都达到了一定的标准,请您谈一谈这部作品的制作?

李思文 :少林最重要的标签就是功夫,我们在影片里对功夫进行重点诠释。这里面有两个问题,第一,因为少林的功夫给人感觉就是一板一眼;第二,现在网络电影里面中动作戏套路性设计比较多。

我们试图规避这两个问题,在多个维度对《少林寺十八罗汉》的动作戏进行设计,有一对一的对决,也有两军对战,让动作戏在样性上有比较大的发挥空间。

我们不想让每一场动作戏看起来重复,在节奏轻松明快的同时,还要承载爽的元素。我们不希望观众出现审美疲劳,所以每一场动作戏都有单独的设计。

由于成本、周期上的限制,确实无法对比商业大制作,我们希望观众看完影片后,对于某场戏留下记忆点,这其实已经达到了我们的预期。

拍出好的网络电影才是关键

导演帮:曾经有网络电影制片人提过,现在网络电影最大的痛点是剧本,您怎么看待这件事?

李思文 :我觉得不是百分之百对,只能算对了大部分。如果按现阶段来讲,这确实是行业里的普遍现象。在这两年情况还稍微好一点,之前大家对剧本的重视程度明显存在问题,比如说在创作的时间周期、创作的成本上、对剧本的要求标准上,行业的要求普遍偏低,所以我部分支持这个说法是因为剧本需要投入更多的时间成本。

至于剧本是不是最大痛点,还要视项目而定。很多项目的痛点不一定是剧本,如果价值观出现问题的话,那不是剧本不能解决的。从根本上来说,除了剧本,内容呈现还有其它维度,我觉得内容才是现在整个行业最大的痛点。

导演帮:如何才能吸引国内一线编剧下沉到网络电影领域?

李思文 :我们希望有更多优秀的前辈们、人才参与制作网络电影。其实做网络电影或者做院线电影,其实它只是一个名词,实质上要看内容传达给市场的哪些用户。其实优秀创作者的职业生涯是有限的,他们希望在有限的周期内创作的作品能让更多人看到。如果网络电影市场的真正用户少,就会阻碍他们来这个市场尝试或探索。

所以我们还是要努力把市场做得更大,关注的用户更多,这个我觉得是现在的问题。根本上来说,我们目前的从业者要更多的去教育用户,让他们有一个更好的观影习惯,然后来吸引用户能更多去接受这个网络电影市场上的作品,拍出好作品才是硬道理。

导演帮:网络电影除了成功三要素片名、海报和前六分钟外,网络电影成功的标准是什么?

李思文 :我们2015年入行的时候,就听过这个成功的三要素。实际上从2017年,我们的项目已经不止看这三要素了,成功的要素有很多,题材、剧本、演员、价值观,甚至宣发都是影响成功的因素。

我们有一个大原则,做不同题材的片子要满足作品想给不同观众的心理预期,能不能给他们预期想看的燃、或爽,或感人的故事。如果绝大多数人的预期都能满足,那么这个项目就离成功不远了。

制作网络电影不能“唯数据”,数据只起参考作用

导演帮:现在网络电影还是以数据为导向,奇树有鱼本着什么理念或思维制作网络电影?

李思文 :这个数据导向要看怎么理解,是以票房数据为导向,还是以市场数据为导向。如果只是“唯票房论”的话,我觉得是不对的。如果是了解市场各维度数据的话,这个是对的。

对于奇树有鱼来说,数据占创作一定的比重,是支撑创作理念的因素之一。真正的决策并不完全靠数据,只起到参考的作用。

我们希望行业变大,如果大家只做同类题材的片子,用户增长会很慢。如果做一个“探索创新”的项目,会吸引更多的观众来看网络电影。市场越来越大的话,那么最终受益的才是这个行业的从业者,一直以来“探索创新”都是奇树有鱼生产内容的重要关键词。

导演帮:不论是院线电影还是网络电影开发IP是常态,奇树有鱼之前也与南派三叔有合作,请您谈谈奇树有鱼在这方面的经验?

李思文 :不管是你做经典IP,还是培育新项目都需要耐心。培育IP需要教育用户不断认可这个作品。如果只想赚快钱,看中眼前的利益,这不是做IP的正确心态。

开发IP ,比如“少林系列”也好,“奇门遁甲”也好,观众对这种IP一定是有预期的。那么预期是什么呢,你不能用所谓的“成功三要素”把观众骗进去,最后会把IP的用户全部消耗殆尽,反过来,也损害了IP创作者的心血。

导演帮:做IP系列电影对制片方来说,是更难操作,还是更好操作?

李思文 :肯定更难,你需要花时间研究IP以及IP的潜在用户,做内容开发的周期同样很长。做IP开发,经常会碰到一些限制,这些限制也会让开发时间变长。

如果做知名IP开发,相应成本会增加,而且用户心理预期也会随之更高。越知名的IP,用户的心理预期越高,就好比是一部漫威电影,可能现在的制作水平比前几年高出很多,但可能你看完之后没什么感觉了,因为预期变高了。

降低数量,多做精品才能吸引用户

导演帮:网络电影精品化已经势不可挡,奇树有鱼在投资制作上有什么变化?

李思文 :变化有两点,第一个,数量上在减少,用少而精的内容去吸引用户。

第二,单部作品成本增加了,之前一部作品的预算在600-800万左右,如今在1000万左右。预算超过1000万项目的比重越来越大,增加单部作品的创作周期,用更多的资源制作精品内容。奇树有鱼从从制作层面、题材创新,以及内容的整体质量上都是提高的。

导演帮:院线电影在花式增加“票房号召力”,网络电影该何开发“票房号召力”?

李思文 :我们尽可能在有限的预算中做一些优质物料,认真对待制作的物料,所有物料都以创作电影的方式去制作,这也是我们目前的心态。

如果是一些能够推动行业的项目,我们也会相对应地高举高打,投入更多的预算,投入更多的营销费用。比如奇树有鱼今年的重点项目《奇门遁甲》,对于它的营销费用就会很高。我们对这种项目的内容本身很看好,那么在宣传上的手段就会更多。

导演帮:网络电影在很长时间内被观众贴上“粗制滥造”“低俗”的标签,您怎么看待这件事?

李思文 :在2016年这个问题特别严重,邀请朋友看片子都看不了。当时的目标就想什么时候能让朋友圈的朋友觉得网路电影还不错。当时我觉得网络电影被贴上这些标签也挺好,说明还有人在关注网络电影。

我们就要思考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的作品跟优质的院线电影相比差在哪里,是故事层面的问题,内容层面的问题,表演层面的问题,还是价值观上的问题。

院线电影做到豆瓣评分7分,就是一个口碑还不错的作品。我们要想怎么把一个网络电影做到7分,当我们的豆瓣平均分上来的时候,大家看待网络电影的态度就会发生质的变化。

随着不断精品化,观众、从业者也在不断改变,奇树有鱼进入网络电影领域已经4年多的时间,网络电影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以前的作品观众看不下去,现在的作品能让观众看哭。现在的网络电影在视频平台能跟院线电影相抗衡。因为这种改变,也让我们有信心不断改变这个行业。

作品储备充足,短期内奇树有鱼不会受疫情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