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寄生虫》:附着于富人获取生存养料的人

电影《寄生虫》:附着于富人获取生存养料的人

时间:2020-03-26 11:30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导演奉俊昊执导的电影《寄生虫》,不仅为韩国拿下了第72届戛纳国际电影节首个金棕榈大奖,还获得了第92届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剧本和最佳国际影片4项大奖。作为一部国际影片(非英语电影),能够获得如此多的奖项,实属不易。

奉俊昊之前执导的作品《汉江怪物》和《雪国列车》,都充满了想象的色彩。而他执导的《寄生虫》这部影片,充满了现实主义色彩,给观众讲述了一个贴近生活的故事。

影片讲述了无业的一家四口,住在在廉价地下室,连网络信号都要蹭邻居的。在儿子基宇偶然得到,给富豪朴社长女儿做家教的机会后,一家人借机都跟着来到朴社长家,寄生在朴社长家的别墅。四口人都以为从此就一步登天了,结果却是家破人亡,下场悲惨。

在影片《寄生虫》中,多处充满了矛盾对比,带花园的豪宅与漏水的地下室;善良的社长妻子与用尽手段上位的基宇一家;朴社长一家讲究的穿着与基宇一家寒酸的衣服。这些矛盾,更加强化了观众对基宇一家贪恋富贵、像寄生虫一样吃喝在朴社长家的龌龊丑态。

通过观看影片节,我们不难发现,《寄生虫》不仅讲述了两个阶层的矛盾,还为我们展现了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中,附着于富人获取生存养料的人生,终将是昙花一现。

1、阻止基宇一家走出地下室过上普通生活的,是自父母到子女的不知廉耻

阴冷潮湿的地下室整日也见不到阳光,仅有的几个窗口还总是成为醉鬼小便的地点,这就是基宇一家人的生存环境。即使他家的居住环境这样差,看完这部电影后,也不会有一个观众会怜悯这一家人的处境,因为上到父母下至子女,他们一个个都懒惰成性,不知廉耻。

占便宜,是他们一家人最擅长的事。邻居家的网络信号没了,就去蹭另一家的,宁可蹲在马桶边上上网,也不出去挣钱交电话费。

甚至,连马路上喷洒的消毒剂也要蹭着用。“别关窗户,就当做家里的免费消毒,顺便把虫杀光。”基宇父亲的话让人大跌眼镜。

都说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生活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父母想的不是如何通过努力工作改变生活环境,不是通过自己的勤奋成为一个受尊重的人。而是告诉子女如何占便宜。上行下效,可想而知,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下,他们的子女会变成什么样子。

教育家顾明远说过“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最大的区别,是家庭教育没有教材,没有课堂,它的教育力量就在于父母的榜样作用。”

很大程度上,父母的教育,在孩子一生中起着决定性的作用。父母的格局决定了孩子今后将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想必大家都知道有一本书叫《穷爸爸和富爸爸》。穷爸爸和富爸爸代表了两种父母的人生格局,和家庭教育的方式。两个爸爸对于金钱的观念不同,所以教育孩子处理金钱的方式不同,鲜明的对比之下不难发现,父母对孩子的教育奠定了孩子一生的价值观。

回到影片《寄生虫》中,不幸的是,两个孩子已经被父母的麻木和懒惰同化,并没有起到应有的榜样的作用。

在基宇为了当上家教,伪造了首尔大学的证件后,父亲基泽并没有批评孩子的造假行为,反而为他能想出这样的好方法沾沾自喜,认为假如首尔大学有伪造证书系,自己的孩子一定能考第一名。考大学落榜四次的基宇也说,自己会考上首尔大学,这只不过是提前拿到了应拿的证书而已。

一家人面对困境时的精神胜利法,不禁让观众苦笑,所谓的互相鼓励只不过是画了一个又一个的大饼。这一家人因为懒惰,而变得无耻。

阻止基宇一家人走出地下室的,不是穷困潦倒的原生家庭,更不是什么阶层的束缚,是他们自己因为懒惰和安于现状的麻木。

2、通过寄生走捷径实现的所谓理想生活,终会烟消云散

影片中基宇给朴多惠补习几次功课后,和她谈起了恋爱,而且基宇也表示,将在多蕙上大学成年的时候正式交往,并承诺自己是认真的。

是多蕙的聪明才智吸引了他,还是多蕙长得漂亮,让基宇感到情不自禁?恐怕都不是。

影片中两处细节告诉了我们基宇的真实想法。

第一,影片中基宇刚来到朴社长时。他四处环顾,没看见过这么大的私人草坪,没见过如此考究的房间设计,甚至连女佣周到的服务都让他坐立不安。

朴多惠家的环境与他居住的地下室相比,朴多惠家简直像是天堂。没有收入的基宇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搬出地下室,住进一个像样的房子。他羡慕这栋豪宅,也感到了自己在豪宅面前的卑微,但他更想拥有这样的豪宅。

第二,当基宇一家人开始寄生在朴社长家时。基宇坐在朴家沙发上对父母说,自己会在朴多惠读大学时正式交往,并有意炫耀他们的关系有多么好。骄傲的神情洋溢在脸上,仿佛此时就在向父母宣布,自己一定能够成为朴家的金龟婿,从而住进入朴家的豪宅。

住进豪宅,才是恋爱背后的真正目的。

生活中总是有一部分人,像基宇一样,想通过走捷径,或一夜暴富,或嫁入豪门。殊不知梦想中的捷径就像是水中捞月一般,虚无缥缈。

朴社长的豪宅成为了基宇改变命运的寄托,他可以尽情地体验房间地每一处设计,可以抚摸每一面墙,可就是无法占有任何一寸土地,因为这始终不是他的,最后,基宇也被迫离开了这里。

不劳而获,最终会一无所获。

无数影视作品,在为银幕前的观众讲述这些简单的道理,从曾经家喻户晓的电视剧《蜗居》依靠宋思明的权势,获得种种便利的海藻姐妹;到最近热播电视剧《安家》中寄生在向公馆的一家老小;再到今天的电影《寄生虫》里阴险狡诈的基宇一家,那些幻想着通过捷径追求幸福和快乐的人,最后摔得一个比一个惨。

就像电影的结尾,享受过舒适豪宅的一家人,死的死,逃得逃,这样的结果哪里有通过自己打拼挣得生活的费用安稳踏实?

3、在朴社长的眼中,生命是分贵贱的

朴社长的人物形象是很独特的,他是一个优秀的设计师,是一个拥有豪宅豪车和一个幸福家庭的成功人士,各种光环加在朴社长身上。

一个整日穿着整洁西装,上下班乘坐豪车的朴社长,似乎让人感觉是这部压抑电影中,难得拥有良好形象的人物,想必很多观众,都想成为像他这样,事业有成、家庭美满的人吧。

而在我看来,朴社长是影片中将人性的丑陋藏得最深的一位。

在这部影片中的人物设置上,朴社长占有重要位置。如果将影片人物按照依附关系建成一个金字塔的话,他就是站在金字塔顶峰的人。

他的收入养着影片中出现的所有人,离开了他,其他人就会无所依靠。可是,巨大的财富并没有让他成为一个道德高尚的人,反而使他极力想与其他阶层的人划开界限。

影片中,好几处都揭示了朴社长内心的层级心态。

第一处,在他和妻子谈论司机的时候,他说司机总是在越界的边缘。

朴社长口中所谓的越界,只不过是司机多和他说了几句话。朴社长所谓的界限之内,就是司机应该老老实实开车,每天认真干活。

阶层的界限,早就在朴社长和佣人之间画上了,朴社长用言行时刻提醒着每个佣人,他们是两个阶层。

佣人永远不能逾越主仆之间的界限,这实际上是朴社长身处的富豪阶层,对贫穷阶层的厌恶,佣人的身份没有朴社长的尊贵,佣人的尊严没有朴社长的重要,甚至他们的生命都是不平等的。

第二处,是在影片最后的花园杀人的情节中。

朴社长的儿子晕倒了,需要马上送医院,可车钥匙在司机身上,司机女儿已经被杀害,生命垂危,朴社长却一心只想救自己的儿子,对于倒在血泊中的司机女儿,他不管不顾。

因为在他眼里,司机女儿只是自己雇的佣人之一,佣人的性命根本无法与自己儿子的生命相提并论。

影片中,朴社长对基泽,也就是基宇父亲的厌恶,不仅仅是对他个人,而是对基泽为代表的整个群体。

虽然不能说朴社长是个披着羊皮的狼,但这个看似是玛丽苏的人物却充满了伪善与谎言,最终为自己的伪善付出了代价。

总结:

影片演到最后,两个不同阶层的家庭最后都受到了伤害,每个人都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付出了代价。

《寄生虫》这部电影充满了现实主义色彩,这样的事件、这样的人群,就存在我们的周围。看到影片中人物人生经历和有些人丑陋的面目时,我们是否能够跳出电影反观自身,引以为戒?

每个人随着年龄的增长,都会发生许多变化,我们在厌恶电影中人物的时候,也应该透过电影,看看我们自己是否变成了像基宇一家那样的人。

影片中,人物命运的结局让观众唏嘘不已,我们能做的,就是不要成为自己曾经讨厌过的人,不要有像他们一样的人生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