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虫》谁才是这个世界的毒瘤“寄生虫”?

《寄生虫》谁才是这个世界的毒瘤“寄生虫”?

时间:2020-03-26 11:30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寄生虫》讲述了发生在身份地位悬殊的两个家庭身上的故事:宋康昊饰演的无业游民父亲基泽,让寄托了家人生计希望的大儿子(崔宇植 饰)前往IT公司老总朴社长(李善均 饰)家应聘课外教师,随之发生了一连串意外事件。”

从以上信息我们可以得出两个结论:

第一,电影聚焦在贫富差距很大的两个家庭身上。

第二,最精彩的部分肯定是“一连串意外事件”。

电影也确实如此,但它仍然超出我的想象。电影结束后,我和全场所有人一样,呆呆愣了几秒钟。紧接着掌声响起,我同大家一起为这部震撼人心的电影鼓掌。

《寄生虫》一共两个多小时。

前半部分的基调是轻松搞笑的。

贫穷的这一家四口居住在类似于贫民窟的地下室。他们几乎都处于失业的状态,但是通过底层小人物的一些欺瞒哄骗的手段和滑不溜手的技巧,他们一个一个在有钱人家里落地生根:兄妹二人成为有钱人家姐弟的家庭老师,父亲是司机,母亲则成为了管家。

他们四人“寄生”在了有钱人家里。

这一段落甚至由于过于夸张和戏剧化,而显得荒诞不经。

(两个家庭的对比)

但所有的变故就发生在转折上。

以下无剧透。 为了不剧透,评论也只能点到为止。

这个转折点后,前半段故事的轻松和幽默渐渐褪去,悬疑和惊悚的元素出现。再接下来,温情脉脉的面纱被揭下,露出了红红白白的血肉。

在一步又一步地失控和为了挽救失控而愈加疯狂的剧情背后,导演为我们展现了这样一道分界线:

上层社会和下层百姓之间存在着的那道泾渭分明的分界线,而这条线,又是那样的讽刺和荒诞。

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电影的名字是《寄生虫》,身上甚至激起一阵鸡皮疙瘩。

“寄生虫”的含义当然不仅仅只是贫穷的一家人寄生在有钱人家里,它有着更加字面意义上、令人毛骨悚然的“寄生”;而与此同时,电影又在向观众抛出一个疑问:

谁才是真正的寄生虫?

附庸风雅的所谓上流社会,热爱做出一些高高在上的欣赏艺术、同情比他们穷苦的人的样子,真正懂得艺术的所谓“寄生虫”又能怎么办?而不懂得艺术的“寄生虫”靠着坑蒙拐骗来赚取他们的钱,以为自己是贪得便宜,但实际上,你和其他被踩在脚下的人又有什么两样?

(我非常喜欢这张海报)

电影里有一个情节。

那一天晚上下了很大很大的雨,贫民窟的地下室因此泛滥成灾,每个人都在逃跑。妹妹来到厕所,发现马桶不停飙出屎,她无能为力,只能坐在马桶盖上,脚踩着屎尿和雨水混成的东西,绝望地刷手机。

保持尊严是很难的,它也需要金钱和地位来加持。

(就是这个厕所)

而第二天,有钱人家的弟弟在家里过生日party,他们四人又打扮停当跑去参加。

爸爸在为有钱人家的妈妈开车,那位贵妇打着电话说:“对啊,下了场雨真好啊,雨过天晴是再好不过的了。”

爸爸那一次一反常态地没有嬉皮笑脸地应和贵妇,只是在那里板着脸开车。

就在前一晚上,爸爸对儿子说:“我没有计划。有钱人不需要计划,而我们这种人的计划是没用的。但我们要装作一副有计划的样子。”

这样的反差最后酿成了惨烈的结局。没有人真正做错了什么,但所有的一切就这么发生了。

在电影最后,短短一天内历经太多的儿子终于发现了一点:虽然他们一家人很穷,那一家人很有钱,但实际上,他们都是人。谁到底是谁的寄生虫,这个答案并不能确定。

然而,想通这一点的儿子依旧怀抱着不切实际的变成有钱人的希望,而导演暗示,这不过是一个“愿望”。但是人能够不抱着希望过下去吗?如果你不每天抱着这样一丁点日子会变好的希望活下去,日子又该怎么过呢?

希望 可能是这样的毒药,你饮鸩止渴,却不能不喝。

到这里,我来回答一下看电影之前的问题:用法语字幕来看韩语电影,会不会有障碍?

我的答案是 没有 。

导演奉俊昊只是试图从黑色幽默、荒诞不经和之后的悬疑惊悚以及冷静剖析里给观众呈现出他理解中不公正的社会,仅此而已。

他没有给出一个关于“寄生虫”的答案,也没有给出一个解决贫富差距的方法。

因为答案和解决方法并不存在。

当然没有解决方法。人与人的悲欢不相通,有钱人和穷人的悲欢就更不相通了。难道要来死后我们上天堂都是一样的人这一套吗?

电影结束后,我和朋友在地铁站一边等车一边讨论剧情。而这个时候,对面的流浪汉翻遍了垃圾桶后起身离开,在路过自动售货机时,他又矮下身子,摸索了一下自动售货机出商品的那个小口子。当然他一无所获,买好东西忘记拿的人毕竟是少数。

在这一刻,我感受到了自己的虚伪和无力。

又或许,谁是谁的“寄生虫”这个问题也不值得讨论,可怕的是寄生在每个人身上,掩盖不去的阶级的“味道”和随意评判他人的“眼神”。

这个世界只能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