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患抑郁症杀死滴滴司机:凶手未当庭道歉,检方建议判死缓

  • 时间:
  • 浏览:4
  • 来源:尤溪一中_盐城市第一中学_永康教育城域网_亚洲东方快车|寻星参数
阅读模式 起诉书显示,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对杨某淇提起公诉,因其作案时有限定(部分)刑事责任能力,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鉴于杨某淇作案动机卑劣,手段残忍,且不积极主动赔偿被害人近亲属损失,未取得谅解,其虽表示认罪认罚,不予从宽处理,建议对杨某淇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版权声明】本文由企鹅号作者北青深一度创作,在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下属平台独家发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记者/李佳楠

编辑/宋建华

“你为什么那么残忍,杀害一个无辜、陌生的人?”面对受害者家属的当庭质问,杨某淇没有当场道歉。

1月3日上午,常德市中级法院在汉寿县法院开庭审理滴滴车司机陈宏遇害案。出现在法庭上的杨某淇戴着手铐,面对公诉机关的指控,多是表示认罪认罚、没有异议,没有更多陈述。

2019年3月23日晚,湖南常德19岁大学生杨某淇,因悲观厌世产生轻生念头,想先杀个人壮胆,乘坐滴滴网约车下车时,无故将43岁的司机陈宏杀害。

受害人家属申请重新精神鉴定

被害司机陈宏的家属告诉深一度,凶手杨某淇的父母未出庭,只委派了一名法律援助律师。凶手戴着手铐进入法庭,表情自然。面对公诉机关的指控,杨某淇多是表示认罪认罚、没有异议,没有更多陈述。

该名亲属告诉深一度,公诉人表示,公安机关鉴定杨某淇患有抑郁症,在实施危害行为时有限定(部分)刑事责任能力,可以从轻减轻处罚。但公诉人同时表示,考虑社会影响很大,容易造成恐慌,不建议减轻处罚。

庭审争议焦点集中在抑郁症的鉴定结果。公诉机关支持公安机关的鉴定结果,代理律师认为,鉴定证据材料不完善,被害人家属申请重新鉴定。庭审法官表示,审判委员会正在考虑,未给出明确回答。

对于民事赔偿问题,陈宏妻子田丽表示,我们没有要求具体的数额,我们要的是嫌疑人家里的一个态度、良知、良心。事发这么久。杨某淇家人没有一个人出来跟我们道过谦。

田丽讲述,她在庭上质问杨某淇,“你为什么那么残忍,杀害一个无辜、陌生的人,你知不知道,他上有两老,下有两个孩子需要他”,对此,杨某淇没有当场道歉。

因为对方家属未出庭,杨某淇辩护律师表示,只是代理刑事部分,对民事部分没有权限。最终,法院表示将庭外调解。

法院当庭没有宣判,也未说明择日宣判。对于定罪量刑,检察院建议,对杨某淇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被害滴滴司机陈宏一家四口合影

检方建议判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事发时,19岁的杨某淇是湖南省应用技术学院大一的学生。常德市检察院查明,自2018年上半年,杨某淇开始产生消极情绪,悲观厌世,逐步发展到产生自杀的想法,并网购匕首和手套等物品准备自杀使用,因未能坚定决心没有付诸实施。2019年3月22日,杨某淇决心在23日晚上23时30分以后自杀。

23日下午,杨某淇携带一把匕首和一副无指黑色手套独自离开学校寝室,先后辗转鼎城区和武陵区的网吧,逗留至当晚22时许,仍然没有勇气自杀。于是想先杀个人壮胆,然后自杀。

杨某淇通过滴滴打车软件,随机网约到司机陈宏的车,23时40分许,该车行驶至目的地附近停车后,杨某淇拿出匕首刺向被害人陈宏颈部,遭遇反抗后遂朝陈宏的躯干、大腿等部位连续捅刺20余刀,直至陈宏失去反抗能力后逃离现场。此后,杨某淇在朋友劝说下向公安机关投案。

陈宏的妻妹回忆见到姐夫尸体时说:“车上全都是血,太残忍了……”经依法鉴定,陈宏系他人用单刃锐器刺破心脏继发心力衰竭死亡。

深一度获得的一份公安局出具的鉴定意见通知书显示,2019年4月28日,杨某淇被诊断为抑郁症,在实施危害行为时有限定(部分)刑事责任能力。

妻子田丽告诉深一度,收到鉴定意见通知书后,她曾写申请书要求警方重新鉴定杨某淇是否患有抑郁症及其刑事责任能力,但因理由不充分被驳回。

起诉书显示,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对杨某淇提起公诉,因其作案时有限定(部分)刑事责任能力,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鉴于杨某淇作案动机卑劣,手段残忍,且不积极主动赔偿被害人近亲属损失,未取得谅解,其虽表示认罪认罚,不予从宽处理,建议对杨某淇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案发当天监控显示,杨某淇作案后弃车而去

被害人留下两个孩子还要抚养

案发近一年,杨某淇家人的态度让受害人一家心寒。案发后,杨某淇家人曾托人送来5万安葬费,但其家人并未露面,也从未向陈家道歉。庭审前不久,陈家有亲友曾找到杨某淇父母,田丽告诉深一度,“亲戚打听到,对方条件还可以,有两套房还有车,但不愿意赔偿。”

此外,事发后滴滴公司已承诺,将按照“法院判决滴滴承担相应的责任和赔偿金额”的三倍赔偿。田丽告诉深一度,因为获得三倍赔偿要走法律程序,过程漫长,最终双方签署补偿协议,按照陈宏收入和家庭情况,滴滴给予几十万的人道主义援助。

陈宏的父母已年过六旬,陈宏是家中唯一的儿子,另有一个女儿远嫁广东。陈宏去世后,赡养两位老人的担子落在田丽的肩上,她每月只有两三千的收入,大儿子今年18岁,5岁的小儿子还在上幼儿园。

田丽妹妹告诉深一度,2019年4月底,姐姐搬出出租屋和自己一家生活在一起,在偿清剩余的车贷后,姐姐把姐夫的车也卖了。姐夫死后,姐姐生活艰辛,“但无论如何,两个孩子还要长大啊。”

(为保护个人隐私,文中陈宏、田丽为化名)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