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东北旅游专列的尴尬 温州日报瓯网

  • 时间:
  • 浏览:4
  • 来源:尤溪一中_盐城市第一中学_永康教育城域网_亚洲东方快车|寻星参数
阅读模式

早就对夕阳红之类的旅游不感冒了,可这次还是上了所谓旅游专列的当。通达旅游社的 大东北旅游专列 宣传得如何如何好,且最低从3000多元起价, 真正环游东北超低价13~14日游 很吸引人的,于是发动了五位小学的同学、70上下岁的 夕阳红 ,报名参加。

可第一天从温州坐绿皮火车去集中出发地郑州,我们就发现中了陷阱。

多年没坐绿皮车了,乍一见还有亲切感。我们是硬卧铺,想起文革 大串连 中扒车上路、拥挤一路的艰苦,真有上天堂了的感觉。不过,温州到郑州一天一夜的折腾,倒也是够呛的。不过,这只是开始,比起后来的折腾来,可忽略不计。且说开始。到郑州是次日早晨,旅游专列要晚七点开车,这一整天在郑州干什么呢?有项目,报名自费游云台山。谁都知是预先设置的陷阱,为什么提早一天出发呢?可谁愿意整天在车站里发呆呢?遂交钱报名。

这且不说,云台山红石硖不错。接着专列出发,过哈尔滨到漠河游北极村,前四五天的安排都好,只是到去满洲里时,旅游社擅自把日程安排更改了,才与游客暴发了第一个矛盾。

车到鸟拉尔已是下午一点左右了,原本去呼伦贝尔大草原的,可旅游社增加了大草原自费项目,每人交150元去牧民家看看、坐一坐牯辘车,这就要一天时间了。旅游社就把本来第二天一天去邻国俄罗斯红石市的日程,提到当天下午实行。我们在车上吃了干粮当午餐,就马不停蹄地驱车去红石市。不想在边境出入口来回等了四五个小时,又开车四五个小时,到红石市已下午七时。吃了饭,就看了一个广场、一个教堂连忙往回赶,赶回满洲里住下来已是次日凌晨三点半了。所谓的俄罗斯游,游客交800元坐十几个小时车,只在红石市呆二十多分钟,还下半夜回来,大家心里已有一窝子火了,故当导游说,早上七点半出发去大草原,游客就爆火了。大家都吵着抗议,说除了吃早餐只两三个小时睡根本不够,大草原的自费项目不游了,早上非十点起床不可。见众怒难犯,导游就让步了,同意自费项目取消,同意推迟到早上九点钟出发,这才平息了游客的怒火。

后来几天一直住在专列上,矛盾越来越多。

一是人多,各方面管理混乱。

这次通达大东北旅游项目在全国各地报名,一起出行的游客有上千人,绿车皮挂了十几节。人多而管理的领队,却都是退休返聘的老人,没组织能力,往往走到这站不知下一站,上车下车那阵势,都乱得像 文革 中的大串联。而那绿皮车,又是淘汰的旧车再利用。列车员也是退休人员返聘的,一切都不规范。如列车广播,除了吃饭,反复播放餐车里有什么什么菜饭供应(饭菜很贵,早餐馒头咸蛋稀饭20元,炒个香葱肉片40元)外,车到何地,何时到站等均不广播。弄得许多游客到站了都不知道预先大小便,只得憋着下车赶路。有一次半夜里无缘无故地在北京站停了二个多小时,把大家的小便憋得不行,我们中有二人在洗脸间的面盂里撒尿,一人把小便拉在开水间的地漏里。事后很庆幸没被乘务员撞见,还好自己憋的是小便而不是大便。

二是缺水限电,游客为洗衣充电吵架。

住绿皮车专列旅游,最大的问题是洗衣洗澡。又是8月份大热天,游客观景一天,衣服不知要被汗水湿过多少回。回到车上没地方洗澡、洗衣服,只能在洗脸间面盂前用毛巾蘸酱油似地蘸着擦面擦身,衣服就不知怎么洗了。我们中有内行人,出门前给每人都买了个帆布的洗脸桶,才能接水洗澡洗衣服。可这又有矛盾,车里不让干。我因在厕所里接水冲身子洗衣服关门时间长些,被列车员盯上了,跑过来指责我,火得我与他吵架,吵得他没话说,没话说还是不让洗。

水还好说,电就难了。绿皮车古旧,我们软卧车厢里只有三四个电源插头,一到晚上,每个插头都加上插电板,都蚂蚁般地爬满了四五个手机,加上硬卧车厢插头少都跑到软卧车厢等充电的,排队等充电的人一夜等天亮。可列车员态度粗暴,一来就拔插头,没收插电板,这就犯了众怒,天天有与他们吵架的。吵架也无用。旅程结束前的最后一晚上,列车员竟把插座的电源切断。大家火了,就有人给列车长带话说:今晚,所有的游客都在骂你!

三是丢东西。

因我们白天都是离开专列去游风景的,故专列上的床铺都是敞开的,故常丢东西。我们同伴中就有人丢了手表。后来还丢了一瓶酒。这瓶酒叫毛宾洞藏酒,茅台镇出产的,包装和茅台酒一模一样,小偷一定错当茅台酒才偷的吧?这小偷会不会是内鬼?我们把丢手表、丢酒的事跟乘务说了,却石沉大海。最后一天却突然在床下角落里发现这瓶酒。大家都奇怪,就有人怀疑,是不是内鬼回去一看不是茅台,就趁我们不在时偷偷送回来

说了这么多的糗事尴尬事,弄得最后,我们这次大东北专列的旅游费还是涨了一倍,由旅游社最初报的最低价3000多元(硬卧、多餐饭自费)涨到我们实际开销近7000元(软卧加自费用餐加增加的自费项目)!

高价买个受累受气受尴尬,值吗? 夕阳红 们,何时不再上当受骗呢?

□刘文起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