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凡达》公映10年后,3D电影退潮了?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尤溪一中_盐城市第一中学_永康教育城域网_亚洲东方快车|寻星参数
阅读模式

导演詹姆斯·卡梅隆近日分享了电影《阿凡达2》的首批概念艺术图,再现了梦幻魅力的潘多拉星球。

这部“溜粉”许久的作品,终于让影迷有了盼头,不过不要着急,这部电影北美定档是2021年12月17日,大家至少还要再等待23个月。

《阿凡达2》概念艺术图

细数发现,距离《阿凡达》在中国内地公映(2010年1月4日)已经10年了。这10年里,大家期待着《阿凡达2》的上映,同时,中国电影市场也逐渐发生着变化。从2009年全国总票房62.06亿的成绩到2019年的642.66亿,实现了超10倍的增长。

不可否认,《阿凡达》的出现让中国更多的观众回到电影院,甚至不少人为了一睹《阿凡达》的奇幻特效,开启了跨城观影模式。

当初中国内地仅有的几家IMAX影城更是万人空巷、一票难求,甚至顺势催生了之后的票务网站。这股观影潮还驱使了小城市兴建影院,为如今中国电影的银幕数打下了基础。

2010年《阿凡达》中国电影博物馆购票现场

当然,最重要的是,《阿凡达》的热映让3D电影变得异常火爆,为中国电影开启了一波3D热潮,让更多电影人看到了3D电影的红利。

据统计,《阿凡达》全球总票房中,高达80%来自3D银幕,自此院线开始大规模采购3D放映设备,或者开始对现有的影院进行3D改造,一时间全球的电影产业都为3D疯狂。

据了解,为了《阿凡达》的公映,不少影院方及时更新了自己的影院设备。截止2009年年底,国内3D银幕达到600余块,而当时全亚洲3D银幕才1000多块,中国占据了一半以上。从此之后,中国3D电影的制作和上映出现井喷。

但我们近期发现,3D电影从2019年开始,似乎已经慢慢退去了热潮。

2019年票房榜单前20名的影片中,除了几部好莱坞电影如此之外,华语电影里仅有《流浪地球》和《哪吒》两部作品是3D格式。随之而来的2020年春节档,6部影片中,仅有《急先锋》和《姜子牙》选择了3D格式,其他影片均2D版本。

春节档仅有的2部3D电影

如今,不少观众已经厌倦了鼻梁上的那副3D眼镜,越来越多的华语电影选择2D版本上映。

所以3D电影退潮了吗?

真3D还是伪3D?

《阿凡达》上映之后,主打“中国首部3D武打电影”的《苏乞儿》和观众见面。但是它的命运并不顺利,因为影片仅有14分钟的3D片段,最终不少影院放弃了3D拷贝。看来,这第一口螃蟹并不一定都会非常爽口。

当时,不少华语电影纷纷打出“3D电影”的旗号,但仅有2011年上映的《龙门飞甲》获得了好评。据悉,当初徐克为了拍摄本片费尽心思,整部电影投资高达2.6亿元,有超过一半以上的资金砸在了3D拍摄上。

但后续真正助推3D电影高潮的人,依旧是卡梅隆本人。

2012年,他重制的3D版《泰坦尼克号》获得了市场的成功,不少电影人看到了“2D转制3D”的可能性,但结果,这类电影多数只是伪3D电影——就是除了字幕是3D效果以外,全程观众都难感受到3D效果的电影。

事实上,像《龙门飞甲》这样的3D实拍和《泰坦尼克号》这种3D转制完全是两种类型。

相比实拍,转制要更便宜和快速,当然,最终效果并不尽人意。就连3D技术积累深厚的卡梅隆都直言,转制后的《泰坦尼克号》只达到2.8D,其他3D电影充其量只有2.4D。

即便3D版《泰坦尼克号》同样是后期转制而成,但卡梅隆前后依旧花费了1年多的时间。相反,多数3D电影更看重时间效率,短短数月就能完成转制,技术效果反而被逐渐忽略。

3D兴起的初期,不少技术人员被送往培训速成班,并快速地加入到后期转制的流水线中。在那时候,2D转3D其实只要通过相应软件就能完成,而且不少片方通常会将一部电影分包给了多家技术公司。

2010年,好莱坞的大片《诸神之战》上映时,不少人冲着3D奇观而去,结果大呼上当。

当然,除了转制技术不合格以外,不少国内影院的3D设备落后、银幕亮度不足等问题一直存在,导致了不少3D电影效果大打折扣。

2011年,在海外3D效果备受好评的《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下)》,但在国内却惨被诟病,但事实上,设备落后才是关键问题。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下)》

久而久之,不少观众怨声载道,“闻3D色变”,可是大家为什么还是如此偏爱3D电影呢?

很显然,3D转制的周期短和成本低,为不少发行方带来了更多的收益,甚至曾有不顾导演意愿,强行将2D版本转制成3D版本,再进行公映发行。

毕竟,对于动辄过千万观影人次的电影来说,百万的投资就可能能带来过亿的票房收入,对于片方来说是一笔风险不大的买卖。

除此之外,影院为了自身更多的收益,也更愿意选择3D版本,甚至到现在,即便发行了2D版本,影院依旧统一放映3D版本。这个现象似乎也成为了影院和片方之间的默契,北京一家影院经理告诉我们,虽然很多电影发行通知上写着有2D版本,但最终只会收到3D版本的拷贝。

当然,有的电影方则坦言自己“不得不选择3D版本上映”。因为大多2D版本的影院更容易被不法分子盗版录制,选择3D版本发行的话,尽可能降低盗版的传播。

2016年,安乐影业就因为发行《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遭遇了盗版问题,因此同年选择了以3D版本发行《寒战2》。

3D会真的退潮吗?

事实上,《阿凡达》的后5年,欧美国家不少3D热潮就已经开始退却。到了2016年,美国本土的3D电影票房收入占比下降2/3,仅为7%,英国也只剩下14%。

在“后阿凡达时代”里,卡梅隆一直继续对3D以及其他电影技术的研究探索,并将最新的3D技术运用在了自己监制的作品《阿丽塔》中,同时,李安导演更是将此技术往前探讨一步,先后拍摄了120帧4K3D的《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和120帧4K3D的《双子杀手》。

但我们发现,对于这些需要更先进的影院支持的电影出现后,好莱坞反而放慢了脚步,对此一直处于观望的态度。与此同时,依旧有诺兰、卡隆、昆汀等大导演坚持抵制3D技术,坚持以2D的拍摄。

诺兰坚持2D拍摄《敦刻尔克》

放眼国内,仅有徐克等为数不多的导演在坚持拍摄真正的3D电影,尝试用更先进的电影技术去辅佐电影故事。

很明显,华语电影人越来越将3D技术当做讲好故事的辅助品。摄影师曹郁就告诉我们,他很少拍3D电影,不是不接受3D技术,而是他认为只有故事和影片类型真正契合,才能体现这个技术的魅力。

曹郁2D拍摄《妖猫传》,展现了最美盛唐

我们明显发现,华语电影从2018年开始,3D电影开始越来越少。

我们同样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发现,正是从那个时候,越来越多的现实主义题材的故事涌现,到了2019年甚至达到高潮。《我不是药神》《烈火英雄》《中国机长》《我和我的祖国》《少年的你》等影片,扎根现实基础,导演把镜头重点放在了故事身上,讲好故事才有机会获得更长远的市场回响。

如今,中国电影市场已经趋于更健康的发展,中国银幕数量也达到了69787块,电影类型越来越丰富,电影行业发展更为平衡。我们其实从不抵制3D电影,只是期待电影人能讲好故事的基础上,出现更多适合运用3D技术的电影。

/ 互动 /

你会期待3D的《阿凡达2》吗?

/ MORE /

亲人得了癌症,你会告诉他吗?

《误杀》破十亿,谁是幕后大赢家?

姜子牙爱喝奶?春节档异业营销大战打响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