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制度没有地域不公”,请别睁眼说瞎话 大话热点 长江时评

  • 时间:
  • 浏览:4
  • 来源:尤溪一中_盐城市第一中学_永康教育城域网_亚洲东方快车|寻星参数
阅读模式

  8日下午,在全国人大第二次会议结束后,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在人民大会堂接受了媒体采访,对毒校服事件、农村撤点并校、异地高考等热点问题进行解答。袁贵仁表示,现行高考制度没有地域不公。(3月9日京华时报)

  关于高考地域不公问题,早有定论,也早为民众所深恶痛绝。如北京籍的考生上北大,分数要比京外考生低几十分甚至上百分。无怪乎社会上会出现“北大不是北京人的大学,而是全国人的大学”的呼声。

  一些专家名人,对我国现阶段的高考地域不公现象也颇有微词。北京理工大学教育科学研究所所长、21世纪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杨东平,2009年做客人民网,在回答网友“高考的地域不公平,您认为应如何解决?”时,他说现在高考的不公平存在在几个方面:一个是地域之间的差异;一个是重点院校在各地招生的情况;一个是加分政策。今年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央视名嘴张泽群在谈到高考时,就为河南考生遭遇不公鸣不平:“河南孩子伤不起!谁规定我们必须多考100多分才能上一本?凭什么要吃这个亏?”张泽群在微博中说,科技是第一生产力,教育是主要生产资料。我们是以公有制为主体的国家,教育资源的分配不能最大公平,至少得公允。教育部应向公众解释招生指标分配的依据和未来计划。

  身为教育部部长的袁贵仁,在两会上却矢口否认高考存在地域不公,是何道理?也难怪,袁部长若承认了高考地域不公,就意味着其工作的失责。在全社会着力构建公平正义的和谐社会的今天,教育部竟然纵然高考地域不公现象存在,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不管袁部长承认与否,事实胜于雄辩,铁的事实是谁都无法狡赖的。如果袁部长刻意公开否认高考的地域不公,说明其不仅没有依法行政,而且没有诚信执政。近些年来,无论教育改革也好,还是教育管理措施也罢,总给人花里胡哨的感觉,不深入、不彻底,甘愿被地方利益、少数特权者绑架,致使教育形象很是不佳。

  高考也须进行教育权利的“均贫富,等贵贱”,要敢于打破特权和既得利益,敢于革除制度歧视。可以讲,教育特权和既得利益不打破,任由高考地域不公现象存在,不仅不利于公平地选拔人才,而且更重要的难以让我们这个社会和谐。为此,高考需有“顶层设计”,需要教育部大有作为地制定改革方案并监督执行。现在的袁部长要做的不是去为高考制度粉饰太平,而是要以务实的态度向不合理的高考制度说不,办人民满意的人民教育。(长江网 钱桂林)

  编辑:宗夏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