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东方快车谋杀案》票房不俗 古典小说的现代改编终究意难平

  • 时间:
  • 浏览:4
  • 来源:尤溪一中_盐城市第一中学_永康教育城域网_亚洲东方快车|寻星参数
阅读模式

于11月10日上映的2017版电影《东方快车谋杀案》,上映首日便压制了《雷神3》跃居票房首位,截止目前已累积了1.27亿的票房,成绩不俗。

1934年1月,英国小说作家阿加莎·克里斯蒂在英国出版了《东方快车谋杀案》,这部悬疑侦探小说在1974年首次被搬上荧幕,由西德尼·吕美特导演,阿尔伯特·芬妮、肖恩·康纳利、英格丽·褒曼等全明星阵容出演,至今仍被视为经典的同名电影。在此后的数年,经过电视剧、舞台剧的多次改编演绎,《东方快车谋杀案》的故事脉络早已不是秘密,这对每一次改编来说都是很有难度的挑战。

此番上映的版本,由尼斯·布拉纳自导自演,约翰尼·德普、佩内洛普·科鲁兹、朱迪·丹奇等明星悉数出演,依旧是全明星阵容。这部“超级大IP”的翻拍之作,究竟有什么特别之处?

“IP的诞生”

《东方快车谋杀案》由真实案件改编,即1932年发生的著名的林德伯格绑架案。

阿加莎·克里斯蒂1931年坐东方快车出行时,遇到暴雨冲垮了一段铁路,导致她被滞留车上24小时,碰巧的是,在1929年,东方快车也曾因暴雪在土耳其滞留了6天。林德伯格案件发生后,阿加莎想起自己在东方快车滞留的那24小时中所见到的各色乘客的反应,居然想到将两者结合,创造出一个关于复仇的犯罪题材故事,于是有了《东方快车谋杀案》。

故事背景设定在上世纪30年代,在一辆豪华跨国列车“东方快车”上,一位富商身中数刀死亡,比利时的侦探波洛在12个嫌疑人中锁定真凶,而这一切都在列车滞留的几个小时中发生。片尾波洛面对法理与人情时做出的艰难抉择,以及出人意料的反转结局是故事最精彩的看点,也是《东方快车谋杀案》这本侦探小说能够风靡数年的重要原因。

1974年的电影版被认为是最经典的翻拍,在奥斯卡拿了六项提名和一项获奖,连一向不喜欢自己作品被改编的阿加莎本人都对本片相当满意。1974版不仅获得了赞誉,更是收获了远超成本的高票房回报。

不过之后的几版改编就没有掀起太大的舆论热潮。

此番改动新意不足

反观正在上映的新版,在保持故事框架不变的情况下改动了些许细节,故事的开头设定在耶路撒冷、加入新角色传教士、将逼停列车的原因从雪堆改成更加惊险的雪崩等。油画般的优美画面也是此版的重要亮点,拍摄采用的65毫米胶片也为提升质感起了帮助。

据导演布拉纳透露,“东方快车”和车站都是重新打造,列车遭遇雪崩所停靠的山也是搭建出来的实景。由此可见,导演在细节和场景下倾注心血,更意图给观众带来一场视觉盛宴。

肯尼思·布拉纳执导莎翁剧出身,被认为是一个具有古典范的导演,与原著小说的气质比较契合。但不妙的是,古典感的电影的商业竞争力往往稍弱,相比较而言,感官刺激强烈、偏重娱乐性的电影更像是最卖座的类型。

虽然新版《东方快车》票房成绩不俗,但其口碑平平,缓慢的节奏氛围使得剧情略显沉闷,这显然和观众普遍接触到的快节奏高刺激悬疑侦探片不一样,甚至不少观众表示“剧情无聊”。

来自1930年的古典探险小说,无论在细节和画面上如何迭代,仍旧无法改变其本质,即古典的美学风格以及节奏感,它更像是一部 1930 年代的经典好莱坞电影,试图换上新衣取悦当代观众。

其实这个命题本身就很难。悬疑小说虽然经过被多次改编,但仍然难以脱离故事的核心。如何改动而不偏离小说主旨,又能使熟悉剧情的观众看得津津有味?想要占尽便宜,奈何困难重重。

即便新版《东方快车》的票房证明了自己还有吸引力,但是跟过往版本比起来,如果没有足够多被观众接纳的亮点,那么它很可能会成为这本经典小说改编史中的一抹平淡。而这个“超级IP”和现代接轨的意图,似乎也将留下遗憾。

猜你喜欢